昨日

我习惯穿行夜路
无论脚下那来自远古的石头
还是擦肩那冒地新生的翠绿
都将散记这匆匆行迹

北冥的耀光恍恍郁郁
也慷慨的为我洒下半缕
我依信仰而不依经验
伴你分担了几分忧郁

你也不信不朽
我也不信永恒
我们之间从不需书信
即刻,即是千丝万缕

夜夜起奏的轰鸣
划过浪迹的天线
有,赶去东边追逐明日
有,赶去西边啜泣黄昏

2018.7.3

评论
热度(1)

© 二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