跋涉798终于看了徐冰个展,“思想与方法”内容大于形式。也在“何处惹尘埃”取了一周前留下的纸条,如愿~

跑断腿去看了红砖的埃利亚松的个展,拍了些照片,很炫~

我说…LOFTER再这么强推广告真的要离再见不远了🙂 @LOFTER官方博客

小画装框。

《与烤焦的牛排》

试稿

昨日

我习惯穿行夜路
无论脚下那来自远古的石头
还是擦肩那冒地新生的翠绿
都将散记这匆匆行迹

北冥的耀光恍恍郁郁
也慷慨的为我洒下半缕
我依信仰而不依经验
伴你分担了几分忧郁

你也不信不朽
我也不信永恒
我们之间从不需书信
即刻,即是千丝万缕

夜夜起奏的轰鸣
划过浪迹的天线
有,赶去东边追逐明日
有,赶去西边啜泣黄昏

2018.7.3

自由主义战士们的塑料贴纸


既然高歌那独立自由之存在,那就像找到“一”的首端、中间、末端;以及“一”在过去、现在、将来;它是何为完整的或是部分的;何为大的或小的;相同的或相异的;在自身之里还是自身之外……。所有,怎样是它又不是它——在作为完全孤立的唯一之前提下,其相对性被瓦解,也就不具有唯一性。“其它”是相对于唯一的,“其它”相对于唯一其自身是同的其它,而在“其它”之内对比又是异的彼此。如此,一切新的都是旧的,都是由已存有的认识组合而再有了对新的发现,以基础的“相”来框定一切来者。那么,一切独立自由又都是假的,在不具有局限甚不具有存在的前提下,“其它”不存在,“自由”亦不存在,独立自由在于具有其它——以致远的对立而不断实...

烧的一批陶

又开始画画了

© 二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