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生状态

“在阿西西的修道院,有一个持浓重的卡拉布利亚口音的僧侣。其他的僧侣就以此取笑他。后来,他就变得非常敏感,不久之后他只在宣布事故和不幸的时候才张嘴,也就是说,一些足够重大的事件由于其口音的缘故,可能悄无声息地就发生了。然而,他太喜欢说话了,所以就开始虚构灾难。由于他是诚实的,以至于他成为了这些事故背后的始作俑者。”

——让·波朗《文学中的恐怖》

“他们相信他们是在为本阶级而死,结果是为党徒而死。他们相信他们是在为祖国而死,结果是为实业家而死。他们相信他们是在为人的自由而死,结果是为利息的自由而死。他们相信他们是在为无产阶级而死,结果是为官僚们而死。他们相信他们是在为国家的神圣使命而死,结果是为支持国家的金钱而死。他们相信他们是在为民族而死,结果是为压制民族言论自由的恶棍而死。他们相信——但为什么他们在如此黑暗之中要相信呢?相信死亡?——当问题是学会怎样生活的时候?”

——弗朗索瓦·佩鲁《和平共处》

别人的事应由我们来说。

——与山巅

魃树皮。

趋森林,

暴风雨后。

© 二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