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主义战士们的塑料贴纸


既然高歌那独立自由之存在,那就像找到“一”的首端、中间、末端;以及“一”在过去、现在、将来;它是何为完整的或是部分的;何为大的或小的;相同的或相异的;在自身之里还是自身之外……。所有,怎样是它又不是它——在作为完全孤立的唯一之前提下,其相对性被瓦解,也就不具有唯一性。“其它”是相对于唯一的,“其它”相对于唯一其自身是同的其它,而在“其它”之内对比又是异的彼此。如此,一切新的都是旧的,都是由已存有的认识组合而再有了对新的发现,以基础的“相”来框定一切来者。那么,一切独立自由又都是假的,在不具有局限甚不具有存在的前提下,“其它”不存在,“自由”亦不存在,独立自由在于具有其它——以致远的对立而不断实...

烧的一批陶

又开始画画了

热带

尘埃扬起,落去
即使纤毫也不摆脱忧郁
作为星辰的剩余
我,随热带彷徨,游弋
逃离引力,去做星环

浮土无法让树扎根
却采摘它精神的硕果
还不忘讥讽,它粗乱的根蔓
直至彻悟
那每一寸触及,都是养育

歌颂它枯涸的魔法
与,摇曳而失控的情绪
在热带,至长夜,至严冬
那信仰神性者
必是,心存神性人

2018.5.13

创造——他者的欲望

        创造——作为思维的衍生,亦是人的欲望与动物的欲望之间最大的差异。动物仅仅具有食与性等简单的欲望,而人的欲望是对他者的欲望,而欲望他者的永远不在场注定了人的欲望的永远不满足。我们思维的方向即是不断的由欲望驱使,简单的如对衣食住行(生存本能或生命驱力)的思考与创造,进而是对本体的思考(那个在康德纯粹理性批判中被列为超出理性能力范围的区域),那些对世界本源的寻求,对人之自由的思考,驱使了我们从实践理性中进行了更多探知,这自然也是作为人之欲望的一种创造性思维。
     ...

致魔法师

        当认知不断扩充时,也即是魔法不断消减的过程。
        儿童哼哈的摆式向我们炫耀着自己即将膨发的魔法,跌跌撞撞的姿态在我们看来是成长的磨砺,实是他们向新世界宣扬着“你(小小的世界)与我(成长的魔法师)的格格不入”。而我笑而不语又转入对过往周身的回忆,后来像大多数人一样将超人的妄想藏匿——成为一个看客,比如寄托在漫威、DC,以及常常睥睨又实难割舍的奥特曼,对膨胀的力量从梦想转为妄想,甚至都不再相信那些常人所及的事情并不为我所及。
 ...

点灯观望。

作为臆想的《湮灭》与作为《湮灭》的臆想

发布了长文章:作为臆想的《湮灭》与作为《湮灭》的臆想

点击查看

平凡与安逸的生活虽然足够麻痹,但对于柔弱又愚蠢的生命又是多么的慷慨。

感兴趣可搜个人公众号“自由的深渊”

© 二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