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五月

前夜走了次深潭,熬到黎明才吐了口气,抻了抻肩膀,还是窄的扛不起街邻家的碎碎语。
今见于丑人滔滔不厌,作为晚辈我并没有三两言语,走神,回神,他把生活过成美学,我却用美学扎乱生活。

我的窗台没有见过太阳
包括我半柜的杂书
常有落土
也常有个吹灰的土人
满日碌碌
衷于溜号

2017.5.8

评论
热度(3)

© 二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