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五月

我再一次感觉到
触及深处的微风
难与我入眠
好是惶惶

深山夜色我只得耳闻
而身处
只伴乌云与哀鸣
恐惧如青烟
飘然却难忆自我

我晃荡在葱葱夜路
横倒在叶埠山涧
黄发垂及溪水
咿咿呀呀叨叨念念
半杯清酒伴相思
半杯清酒伴潦倒

品过几章错文的散句
唱了几首不成体的诗
此夜难寻尽头
宛如这深五月
偶然的阴雨
绵绵却不再偶然

2017.5.6晨

评论
热度(3)

© 二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