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魔法师

        当认知不断扩充时,也即是魔法不断消减的过程。
        儿童哼哈的摆式向我们炫耀着自己即将膨发的魔法,跌跌撞撞的姿态在我们看来是成长的磨砺,实是他们向新世界宣扬着“你(小小的世界)与我(成长的魔法师)的格格不入”。而我笑而不语又转入对过往周身的回忆,后来像大多数人一样将超人的妄想藏匿——成为一个看客,比如寄托在漫威、DC,以及常常睥睨又实难割舍的奥特曼,对膨胀的力量从梦想转为妄想,甚至都不再相信那些常人所及的事情并不为我所及。
        知——是对魔力的驱逐;是对守护者的贬谪;是对自我的圈限与分解。作为一个缺陷的存在而不自知是可怕的,特别是在此情形下还要摆出“权威”的姿态对一切纯洁说“不”,这种主人话语的占位并没有宣讲出他们的真理,而是以强制的手段将缺陷进行了“传承”。我们愈来愈注重在他者方位的建设,自我已完全成为诸他者的构成,一个错位且不完整、缺陷的不在我这的“我”,所以我们屈从于主人,即使是错的也要肯定错的。我们越来越明白自我对完满的欲望愈发成为对缺陷的欲望,完满寓意着不再有欲望且不再有力量,儿时的魔法也在屈服下被消解,因为强大无法独立存在。
        渺小与自大、自信都无关,甚至与被抛的状态都无关,从存在与不存在的绝对同一,从永恒与时间的绝对同一,你是否也会怀疑现世与梦境的那层薄薄的隔阂的存在?是你的感觉限制了你的想象吧,若不是那所触所视你甚至都不会发现时间与空间,或许那只是你认知世界的一个尺子呢,这个尺子只能丈量三维呢?但你只有这把尺子了,而且在不断消磨。魔力在消减,世界在变大,而我在逆生长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二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